无火

低產|
主產葉右| MHA坑主久右
評論私信都會看|大多數在小號吃糧所以不會即時回覆私信|沒有回覆是因為時間長了+害羞(我真的很怕羞(๑°3°๑))|
私人嘮叨會用繁體字因為是HKer|

【月山习】希望你不会成为搞笑悲惨角色

要憋不住了,感觉不把这个槽吐出来我都没法把自己持续了几周的坏心情消除掉。纠结了好几个星期只想对石田说一句你脑子有病。

这篇主要吐槽月山习的角色定位,不针对任何角色和西皮。我会把以往月山对金木的事上的态度和行为都列出来,希望各位对最近的剧情自己判断。有个人看法,以前是西皮粉,现在已脱粉,不是为了证明月金月有多rio,而是为了发泄角色粉的不满。

刚开始看TG时觉得月山对金木的执着蛮新鲜的,所以就一直盯着他们俩的互动一盯就是两三年了。但讲真一直都是月山单方面的行动吧,毕竟一开始的行为让金木防备了,即使是后来组队行动也是对他保持戒备。

我们看看因为执着名为金木研的美食的月山习在无印时做过了什么(都靠记忆或许有漏,顺序不对):
1)出现在大学里和金木君聊天

2)约金木去打球后和他去咖啡店聊天

3)约金木去餐厅打算把他当做其中的食材,但发现他是喰种后起了兴趣,打算独占,表示这是玩笑

4)绑架贵末,给金木发邀请信约他去教堂,说想吃掉正在进食的金木,在金木说他是变态后,表示让他变成这样的就是金木,金木需要负责任

5)在被打败后带着重伤的身体说就算一口也想吃

6)在金木被带走后,自己出现在古董的会议中,说要去救金木这个友人。

我觉得金木归来后是个分界点。

7)金木表示自己不会回古董,月山希望加入队伍,月山:请让我成为能为你披荊蕀斩的骑士吧。

8)月山表示自己不能和他们住在一起很可惜(差不多这个意思?)(可以看出金木不信任他)金木说要找他练习时,月山拼命忍耐自己心里的躁动

9)在跟某人见面的路上,金木说不用花那么多时间在装扮上,月山说任何宴会里金木都是主角。(差不多就是必须要好好打扮,因为是金木君的原因)

10)某人攻击金木,月山淡定地围观。金木的衣服被弄脏时,月山:就算沾满泥泞,金木君依然美得不可方物。

11)离开时,月山已经把外套拿好准备给金木穿上。

12)寻找A女士时,遇到攻击,月山好几次担心金木,惊叫“金木君”。

13)进入某建筑物遇到CCG后,对万丈的话感到不耐,心想要确保金木的安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寻找123上。(忘记详情了,差不多吧)

14)月山:金木君在呼唤我!

15)发现金木不对劲,月山:金木君!赶紧清醒过来呀! 并且以身体接下他的攻击。

16)金木因为伤害了万丈而自责,月山去开导:能保护你的,既不是盾也不是甲,而是藏在枕边的短剑。我会一直待在你的身边,请你好好记住。

17)金木说要回去古董,解散小队,月山说想继续跟在他身边,金木:其实我还不信任你,但是有你这样的同伴也不错,方便的话,请继续将剑借给我。  月山:这股心悸是怎么回事?

18)天台,月山:你是笨蛋吗?看不到那个人数吗?就算是月山家也只是以卵击石而已!阻止我吃金木君的就算是金木君我也不会原谅!

19)月山哭着说:金木君,就当是积德吧,你就不能不去吗?(记得是有以下半生都报答的意思)

20)直到战斗结束,西尾去找他,他依然躺在原地,泪都流不出来了。

在加入金木小队后,月山看待金木的方式多少都改变了,不知道说他放下少爷的身份为一个平民喰种东跑西跑,该说要称赞他的坚持不懈,还是说他增加自己在外活动次数让自己处于更艰难的环境是愚蠢的行为。总之月山还是乐意为金木做事,打点他的生活的。月山生活在充满爱的家庭里,但似乎过多的爱和自己的爱好让他缺少朋友,没人敢和这个奇怪又优秀的人交往,所以月山长期孤独,除了偶尔搭理他的掘,还有家里人,他大概就是如自己所说能和风草交朋友那么的孤独。金木研变成喰种或许是个意外,月山习认识金木研是个意外,从最初的食材,到后来的朋友,金木或许让月山有了不一样的人生体会了。最后不顾形象的挽留,可以看出他十分在乎金木,你说因为这是难得的朋友吗?

那我们看看re。

Re里我们从叶和掘口中知道在那之后月山过得并不好。

21)月山不停进食,这三年间无论如何都没法满足,瘦到虚弱,躺在床上。

22)因为失去味觉,对佐佐木的胖次没有反应。

23)掘想起月山在天台问她:美食究竟是什么?

24)叶认为月山生活在名为“金木研”的幻影中。

25)掘认为,拯救月山的方法,就是告诉他金木研活着的消息。

26)月山拿到佐佐木的照片时,流着泪问他的事。

27)之后,月山坐着轮椅拼命的冲出去,还摔跤了,仆人问他要去哪里,月山:这还要问吗?我要去见他!我要去见金木君!

28)叶带着月山偷偷的去看佐佐木,月山忍不住奔跑出去,心想:金木君不可能会忘记我的!就算有万丈那群人杂种在!让我们再次共度时光!

29)摔在佐佐木面前后,被赶到的叶扶起来的月山,对对方不记得自己一事觉得奇怪。

30)见过佐佐木后,月山恢复精神,能正常进食,躲在房间里研究起让金木恢复记忆的方法。

31)月山接近佐佐木,试图和他聊天,发现佐佐木是想法和他认知里的金木不一样。心想: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不记得那些历历在目的日子了吗?我比现在的金木君,更了解金木君。  想再和他说话时,qs的其他人过来,打扰到他们。之后月山跟着,躲桥底,依然找不到机会接近佐佐木。月山:小不点们都好烦啊,我想和金木君独处。

32)佐佐木希望月山告诉他自己以前的事,月山心想:他也会这样示弱啊......金木君很强大,但他并不是一开始就那样的,有种令人怀念的软弱,啊啊,那是没有选择......没有强大到足以做出选择的......那个金木君的延伸吗,多么健全的软弱啊。

33)月山想起掘问在天台的自己:曾经的你可以为了食材去死吗?

34)月山内心:金木君离开后,那个逐渐走向死亡的自己,但是我心里也有对自己的疑惑,金木君对我来说是美食?不......犯不上为了“一份美食”这样。我,确实很快乐。我真的很快乐。

35)思考后的月山,转身离去,佐佐木问他去哪里,月山:抱歉,我也不懂了。

36)月山家篇,月山从松前口中知道父亲打算独自留下来应对CCG,想起三年前那夜金木的背影。

37)在天台上准备搭直升飞机逃走的月山,遇到来追捕的佐佐木,月山:荒唐的喜剧。

38)佐佐木没有告诉己方发现月山的事,月山:你是在同情我吗?   佐佐木:请投降吧,这样我会对CCG提出要求对你的拥有权。

39)月山:要我投降?(踹了佐佐木一脚)我的父亲我的仆人为了让我逃走搭上自己的性命,这副身体已经不属于我了,我才不会投降。我要为了生存而战斗。Mr.佐佐木,我才不会关心你的事。我要打败你然后离开。

40)月山内心:对不起,佐佐木,把原本安稳度日的你牵连在这种闹剧中,再也无法交集的线,有点,不,是如此寂寞啊。

41)被佐佐木打倒后,月山:你果然很强啊,kill me。

42)被金木扔下楼后,月山没法释怀。

43)再次见面,月山:金木君,欢迎你,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还有一些其他小片段。

44)某话扉页,月山和佐佐木是封面,配上的句子:没有你的世界,如同我不屑于顾的炎阳。

45)某日,西瓜在推发了一张图,是月山在小房间里思考的场景,另一边有金木的身影,和一首歌名:穏やかな地獄(温柔地狱)

46)日历里有张月山的图下(20160523),配的是一首诗:见月应长叹,忧思起万端。
蟾光何罪有,令我泪涟涟。

作者简介:西行法师(1118-1190)俗名佐藤义清,年轻时曾任鸟羽院守卫皇宫的卫队军官“左兵门卫”。23岁时出家,云游各地,法名西行,意思是向往西方极乐净土的行者。
关于他出家的动机众说纷纭,一是“失恋说”,他爱上一位身份高贵的女性,两人是不可能相恋的,他只好抛却相思与烦恼,遁入空门。二是“无常说”,他的同僚兼好友佐藤宪康晚上与他分别时相约明天再见,可是次日却传来对方的死讯,使他深感世事无常。还有一种说法是他处于平安时代向镰仓时代转换的乱世,加上他虽然仕于鸟羽院,却十分同情崇德院,这使他十分厌世。

47)某四格番外里,月山因为自己在金木心目中的地位而苦恼。

48)官方小说,从掘口中知道无印时期,月山经常跟踪金木,对他很感兴趣。

49)依然是小说,掘知道月山渴望得到金木的信任,并透过分享情报来增加月山接近金木的机会。

50)掘吐槽月山是陪酒女的钱包。Jail里为了给金木挑适合的衣服,月山找凛央帮忙试衣服,并说买多几件也没关系。

以下是个人意见。

目前就只记得这些了,再强调一次,我列出这些片段不是为了推西皮,何况也只能看出月山很在乎金木而已,嗯,就是单箭头,你说是因为月山把金木当做重要的朋友?但对待一个不信任自己的朋友也未至于吧?他自己也有感到疑惑。但就是因为这种种的态度,我不满第43条月山的言论,石田用了那么多话描绘月山对金木的追逐,让他失去了家人失去了原有的生活,在小房间思考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让过去的事过去。嗯,就这样了?当然我不是想要金木或者任何人对月山负责任,毕竟月山会陷入后面的惨况算是因为自己过度的执着而引起的。我没有期待过他会得到回应。不如说,作为粉丝,我希望看到他成长的一面,我希望他能成为真正的骑士,如同西瓜的生贺图那样,不是为了金木研,而是为了自己为了家人。然而到目前为止,月山没有表现出他的强大,我们总是看到他跟在金木研后面,耍宝,很忠心,似乎他就是一个卖萌的帅哥角色而已。他的感情从头模糊到最后,我们依然不清楚他如今如何看待金木研的,是否放下了,是否有了觉悟了。抱歉,我真的不觉得那么一句过去的事就算了能接受,就像硬生生的和以前斩断联系,西瓜你还不如画他被扔下楼后失忆了的剧情呢。

总之我觉得这是他画过火后不知道该如何圆回来的问题,和叶的情况一样。

其他就麻烦各位自己思考了。

希望石田可以自己说服自己吧:)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