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火

主產佐鳴+all葉

【周叶】逃避可耻并没用(1)

-原作背景+ABO+ooc

-或许是短连载

-作者是个不太搞清楚ABO是什么的傻逼

叶修是个omega,这个秘密除了家人,和他相处十余年的苏沐橙,兴欣队友还有几名初代嘉世成员,几乎没有人知道。

叶修初入联盟时,当时的社会对omega持有偏见,认为他们是毫无力量的群体,纵使打游戏考验的主要是玩家的战略决策,手速,精神力还有些许体力等能力,但为了减少外界的质疑,叶修一直以来都是以beta的身份示人。薪金除了用来买香烟,救济退役队员外,就是用来买抑制剂。大多数在发情期前还有在比赛前会用上,避免干扰到选手发挥。

嘉世对叶修的真实性别隐瞒工作做得很好,或许俱乐部觉得能以此威胁叶修,那么多年来得寸进尺,什至逼这位为他们贡献不少的功臣退役。

叶修离开嘉世时,除了带上香烟衣服第一区账号卡还有些许金钱外,也就几支抑制剂了。成年以后,叶修发情的次数很少,每次恰好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别说被标记了,连临时标记都未曾经历过。加入兴欣后有次差点在各位面前发情,被苏沐橙扯进屋里喂下抑制剂后,才避免了尴尬的事情发生。后来兴欣众人虽然没有追问,但他们开始小心翼翼的对待叶修,他自己知道瞒不住了。

实际上,叶修觉得自曝第二性别对自己来说并没有特别影响,你们看我是omega能让我占下风吗?还不是照样完爆对手?但为了避免会遇到解释叶秋那个名字那样不必要的麻烦,叶修最后还是拜托自家队员替自己保密。他们对这件事毫不在意,包荣兴拍拍胸膛说放心吧老大我会保护你的,几个在性别观念逐渐开放的环境长大的小年轻对叶修是omega的事实没有特别感冒,陈果则紧张兮兮地交代叶修多加小心,好好保护自己。唐柔反而对日常挑战叶修的课业更加上心了。

“所以你被联盟那群家伙围在中间时,有没有特别喜欢谁啊?”魏琛勾着叶修的肩膀,大咧咧的问,即使叶修是omega,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没下限第一人的队友而已,倒没有什么授受不亲的概念。

荣耀职业联盟偏布alpha,几乎每个战队的队长和王牌都是第二性别上位者。除了能力加成,他们的alpha身份向来都是让一众迷弟迷妹心醉他们的原因。但联盟运行那么多年以来,倒是没遇到过多少哪些职业选手结合的情况,不如说在这满地alpha和beta的圈子里,能出现情侣已经是奇迹了。

“怎么可能啊,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屁孩。”叶修翻了个白眼,会让他感兴趣的小屁孩,一个都没有,完全没有。

然而将来的某一天,叶修就会知道自己被打脸了。

*

“周队,你现在有喜欢的对象了吗?”这种战队访问结束后的私人八卦时间,几乎是周泽楷每次采访时都能遇到的,但他依然会很认真的思考答案才回应。

“有。”周泽楷丢出一个威力和炸弹差不多的字。“没有。”然后他又摇摇头。

“呃......能告诉我详情吗?”记者直觉这是抢头条的好机会,但面对周泽楷这种不善言辞的采访对象,他不得不做好最后一无所获的心理准备,尤其是现在对方的说法模凌两可,记者觉得有点苦恼。

“不知道他是谁。”周泽楷说。

*

周泽楷第一次以职业选手的身份参加比赛时,就嗅到那股让他将来沉迷意乱几年的信息素了。那个时候坐在选手席上无法自由活动的他,因为过度在意那好闻的味道,一开始没能正常发挥实力,后来那味道突然消失了,他才回过神来继续比赛,还好最后赢下了自己第一场个人赛的胜利。

在那之后,周泽楷偶尔会在场下的选手席嗅到那股夹带着烟草味的信息素,一旦上场了就会变淡。枪王觉得,这是来自于某个观众的,很大机会是自家或者敌队粉丝。在他连续记下那股味道出现的对战表后,他发现对方或许是嘉世粉丝,因为这味道只有轮回和嘉世比赛时才会出现。

不知道嘉世那边的人有没有发现这味道呢。

对于这味道的主人,周泽楷实在好奇。然而某个时候开始,它又消失了一段时间。那是在叶秋宣布退役之后。周泽楷因此失落了一段时间。但是上一次轮回对兴欣的比赛时,他又久违地嗅到这股味道。

原来这个人,是前辈的粉丝吗?

这是周泽楷目前掌握到的线索。

*

“哇,联盟的第一脸心有所属了?但不知道命定伴侣的身份?”方锐翻开娱乐版,念出上面的字。“我靠老叶你快吃吃抑制剂,你平时就一身烟味了,现在靠过来更浓了。”方锐故作难受地捏着鼻子,一副我快受不了的表情。

“难受就一边呆去,又不是关键时刻我才不浪费抑制剂。”叶修挥挥手,也凑上去八卦。

“没想到许久没出现的联盟娱乐新闻居然出自于小周身上。”叶修惊讶。

“要是对方是他的粉丝,估计会晕过去吧。”

“不过小周也太模糊了。”叶修决定,下次碰到周泽楷,要当面吐槽一下。



【待续】

开始填坑(别信)

【轰出】唯独忘记你(一发完)

-ooc

-起了个土土的标题

- @紅茶茶茶茶 的生贺总算让我码完了,把之前的一起发了,这几天太热我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绿谷出久忘记轰焦冻了。

这个事实,轰是在放学后发现的,当时他正留在座位上,等绿谷收拾好书包。绿谷认真地确认一遍课本和笔记都已经放入书包后,就打算往屋外走,仿佛没有留意过轰的样子。

先出声叫住绿谷的,是在同样留在课室里的丽日,她指着轰,问道:“小久你不是和轰同学约好了的吗?”本来她和饭田也打算约绿谷的,但却被某人抢先了一步。绿谷从来都是遵守约定的人,何况对方是最近关系逐渐变好的轰焦冻,两人约在一起学习,绿谷应当是认真对待的。所以她看到绿谷把轰忘在一边时,觉得奇怪。

“丽日同学?为什么我会约轰同学?”绿谷回过头,一脸疑惑。

“可是你们昨天不是约好了的吗?”丽日问。

“你搞错了吧,我和轰同学怎么可能约在一起。”不是疑问句,绿谷像是害怕着什么,一说完就跑出去了,没有给丽日继续对话的机会。

“轰同学,你们吵架了?”丽日把疑问指向一直没有说话的轰。

“没有。”轰说。昨天他洗澡后去宿舍外散步,碰到刚好出来跑圈的绿谷,两个人聊了几句,顺便约着一起做一个课题。今早他们也是在同一个时间出门,有说有笑的来到课室,午餐也是和往常一样共同进食,中间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不愉快的情况。绿谷脾气很好,轰没法想像自己惹怒他的情况。

但是现在,绿谷对待他的态度和之前简直是对比。他不再带着可爱的笑容,小跑地奔向他,说轰同学我们一起走吧。看到绿谷头也不回就离开课室,轰的心里感觉到异样。

他追出去了。

绿谷并没有走多远,他正往宿舍那边的方向走。

轰在他身后喊他。

绿谷。

绿谷的脚步先是停顿了一下,接着又继续动起来。

轰焦冻又叫了一声。

绿谷。

这次绿谷没有停住,反而加快行走的速度,像是要甩掉身后的这个人。

轰跑过去,抓住绿谷的手,那只满是伤痕的手掌。

他问:“绿谷,你怎么了?”对方拼命挣扎,但还是没法抽出手,最后他还是停下来了。“轰同学,我们不是很熟吧?”绿谷逃避着轰不赞成的目光,眼睛看着远处的小树木。“我们昨天晚上约好了的。”轰笃定地说。

“可是......”绿谷的声音有点颤抖,手筋清晰可见,似乎在害怕眼前的人。

绿谷说他们不熟。说实话,轰还是有自觉的,从他和绿谷两人的对话到现在,时间并不长,即使他们每天和饭田或者丽日他们一起吃午餐,班上的团队活动一起组队,偶尔在宿舍里面也会呆在一起闲聊,轰对绿谷的认识,或许还不够深。他没有见过绿谷的家人,他不知道绿谷收集了多少欧尔麦特的周边,或许连和绿谷关系不太好的幼驯染爆豪,也比他了解绿谷。

他不知道绿谷在想什么。

这个事实从绿谷嘴里说出来时,还是会让人难受。他以为,自己对绿谷来说,算是比较好的朋友了。至少轰自己是这么想的。

他松开握住绿谷手腕的手。

绿谷没有再说什么,看了一眼轰后,很快就跑开了。

“这么看来,绿谷他忘记了你?”饭田摸着下巴,提出这样的结论。此时,他们正聚在大厅里讨论今天下午的事。

“轰同学......”丽日因为担心,也跟了过去,当时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小久果然好奇怪啊。

“我记得午餐时他还和轰有说有笑的啊。”饭田回想午餐的情况。那时绿谷把自己的荞麦面分了点给轰,说是自己吃不完。

“饭后是校外课堂,那时有职业英雄和一些自愿的市民来帮我们上了一节实战课,难道绿谷在那时中了个性?”饭田想起课堂上的事,绿谷为了保护一个小女孩,挡在她面前。志愿“敌人”的个性并不具备对肉体的伤害力,他们不以为然,隐约记得是会造成失忆效果的个性。

“那明天问欧尔麦特详情吧。”

“好。”欧尔麦特最近在养身体,休息时间还是不要打扰他了,这是学生们内部的决定。

“但小久为什么只忘记轰同学呢?”绿谷记得除了轰以外的人,说是忘记轰,他记得轰的名字,只是和他相处的一点一滴,都像被橡皮擦擦掉那样,没有存在绿谷的记忆里,甚至连认知也出现偏差,对现在的绿谷来说,轰大概是某个让他害怕的存在。

“我也想知道。”轰看着缩在角落写笔记的绿谷,喃喃自语。刚刚他们俩的视线一对上,绿谷又立刻扭过头,在那之后没有再看向三人组这边。

为什么只忘记我?

告诉我,绿谷。

*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不对劲。

轰叫住他时,他其实还在思索丽日同学跟他说的话背后的意思。对方突然出现的声音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在他的“认知”里,他和轰焦冻并不熟,唯一的交流还是之前运动会上的交手,除此之后,只不过普通的同学了。

无论是丽日同学,还是轰本人,都一副奇怪他们他们俩不在一起行动的样子,让绿谷觉得不安。实际上,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刚刚和轰对上视线了,他被吓得立刻错开视线。

不知为何,绿谷畏惧轰的接触。但他很想说不是这样的,只是身体不受控制,试图让他远离轰焦冻。

*

丽日和其他两个人在早上的自习课上,敲开了教职员室,欧尔麦特一听到是和绿谷有关的事,二话不说就跟他们出来了。

“所以说,绿谷少年忘记了轰少年。”消瘦版的欧尔麦特手撑在会议室的桌子上。“而且是在昨天的实战课后。”饭田补充。

“我联系一下这位个性的主人吧,问问他怎么消除。”欧尔麦特说。

虽然说这个个性不会造成身体不良反应,但目前看来,绿谷少年和轰少年的友情面临危机,前.和平的象征可不能不管!

“那麻烦你了。”轰起身鞠躬。

*

怪怪的。

绿谷坐在课室里,四周都是在小息时聚在一起闲聊的同学。刚刚饭田和丽日也找他聊了几句,跟他约好在午餐时一起吃饭。

但总觉得,平时的这个时候,我该和某个人在一起。

他悄悄回过头,映入眼中的是轰焦冻那鸳鸯色的双眸。轰似乎盯着他漫长的时间了,大概没想过绿谷会突然转头,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绿谷慌慌张张的把时间聚焦回自己的桌子上,集中得似乎上面有什么值得研究的东西。

我在害羞什么啊。

绿谷忍不住咋舌。

昨天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轰焦冻还有丽日同学,但今天显得奇怪的似乎是他。同班同学在小休偶尔路过,都会不经意地问他怎么不和轰他们扎堆了。

老实说绿谷并不觉得自己会有轰变得亲近的理由。特优生的他和勉强挤进A班的自己,平日的交流不多,应该说他的印象中,轰一向都是对人爱理不理的冷淡态度。运动会上他那凶神恶煞的表情还有一开始下的挑战书,的确让绿谷印象深刻。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什么交集吗?

绿谷怀疑自己失忆了。

他很想找丽日问清楚。

*

然而他没有机会去获得答案。

因为丽日也邀请轰一起进餐,最后变成他和唯一的女生一起坐,轰坐在他对面,隔壁是饭田。轰本人在,他根本就没法问清楚。似乎不知道绿谷的困扰,饭田说分一点自己的菜给他们,接着轰让了一点荞麦面出来。

绿谷觉得这个情景似曾相识。

“绿谷,你要吃吗?”轰问道。

“哦,好啊,谢谢了。”绿谷呆呆地说。

“多吃点,很好吃。”轰拿过绿谷的碗,说着就帮他夹了几口份量的荞麦面。

“轰同学,你要炸猪扒吗?”绿谷问,似乎是觉得不回报说不过去。

“好。”

这不是和平常一样嘛。

旁边的两个人悄悄地笑了。

*

“欸?解除的方法居然是这样吗?”丽日御茶子刚从欧尔麦特口中听到对方带来的口讯,一脸诧异。

“唔,确实很独特呢。”饭田认真的说。

“等一下告诉轰吧?我们一起想想办法?”轰被相泽老师叫走了,并没有和他们一起会见欧尔麦特。

“......我有个想法。”女孩子俏皮地说。

“这件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

在那之后,唯独忘记轰焦冻的绿谷出久,和轰相处了接近一周,在旁人看来和之前没什么差别。


绿谷同学还是和轰同学关系那么好呢。

之前突然没有交流真的吓了我一跳。

那时是吵架了吗?现在和好了吧?

欸?我觉得他们现在的气氛有点不一样哦。

赞同。


女孩子们观察了几天,在某次小聚会里看着在一起讨论课业的某两人窃窃私语,交换各自的想法。另一边,男孩子们并没有那么在意那两人的关系,爆豪啧了一声,说:“和之前有差别吗?阴阳脸的混蛋和臭久依然让我觉得火大啊!”

*

不,还是有不同的。

绿谷一边听着轰对某题目解答的指点,一边心不在焉的回忆起丽日御茶子在早上时跟他说的话。

小久你问自己是不是中了个性?果然是小久啊。放心吧这不是敌人的个性,但会因为特定的条件让你忘记某个人或某些事。解除的条件?很抱歉我希望你能自己解决,不然这个个性就失去意义了。

丽日露出抱歉的笑容后就没有多说,很快就转移话题了。

“可是目前为止,我只忘记轰同学啊,那个条件到底是什么?”绿谷喃喃自语。

“可以的话我也想知道原因。”轰道,从刚刚开始绿谷就在走神,他见状便停下指导,观察起绿谷的一举一动。没想到绿谷是在思考自己的事。

“啊,抱歉,我分神了。”绿谷有点尴尬。

“没关系。”

“轰同学,你能告诉我之前的事吗?”

“你想从哪里听起?”

*

绿谷在体育会后,和轰的相处时的一切记忆都被那个奇怪的个性消除掉了。至于和其他同学的交往,也因为有轰的参与,记忆变得模糊。所以当轰焦冻跟他提起时,他觉得很新奇。

从另一个人口中听到不知道的自己,怎么想都是很怪异的事,尤其轰说的都是他们俩相处的事情,绿谷心想,原来我和轰焦冻的关系有那么好吗?

轰似乎把他和绿谷在一起时的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连当时绿谷是什么表情,什么样的语气都能说出来,然后绿谷吐槽轰君你没必要说得那么详细时,轰回答了那么一句。

因为是绿谷你的事,我才会记得那么深刻。

那一刻,绿谷出久觉得很轻快,整个人都变得愉悦起来。

“看来我和轰君关系很好。”这是绿谷的结论。

那我要努力记起来了,为了不辜负一直帮助我的轰君,还有那个和轰君成为朋友的自己 。

绿谷想起之前翻到的日记本,上面写满几页的字,都是轰焦冻。或许,轰君于我,不止于朋友。



“大概吧。”轰焦冻看了他一眼,移开了目光。“失忆也没关系,我会陪你一起创造新的记忆的。”

只属于我们两个的记忆。

轰在心里默念,其实他对于绿谷只记得体育会上的事有怨念,那个时候他的戾气太重,给绿谷留下的怕是不好的印象。但也是多亏了那个时候,他才能和绿谷从不怎么有话说的同学,变成吃饭休息都能经常见面的同学。本来那天他约绿谷,是想跟他说“重要的事”的,没想到却突然发生这种事,轰焦冻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遇到绿谷后,就把一生的运气都用掉了。

忘记的话,那就重新创造就好。

然而轰并不希望绿谷一辈子都忘记在那之后的事,无论如何,那些都是和重新相处的记忆有所不同的,轰认为,说他自私也好,他就是不想绿谷忘记之前的事。

为什么你唯独忘记我呢?

轰喝了一口水,觉得苦涩。

*

某天晚间,乱七八糟坐在宿舍大厅各处,无所事事的A班同学,因为某人“一起来玩国王游戏”的召集而聚在一起。

要求无非都是“A坐在B身上,B做十个俯卧撑”,“C和D来个法式湿吻”(虽然因为叶隐和梅雨被抽到而作罢)和“E被我摸摸胸”(作为King的峰田最后被集体讨伐)之类常见的内容。坐在一起又没有被抽到的绿谷和轰看着自己班上的闹剧,饶有兴趣。

“一号说说对九号的看法。”这一轮的国王是饭田,他并没有如其他搞事分子所愿提出什么很独特的要求,正规正矩得让其他人忍不住大叫班长你在这个时候就别那么正经了。

“一号是我。”终于被点名的绿谷有点惊讶的抬起头。

“九号。”轰扬扬手上的号码。

哇饭田难得搞事啊。

在一旁的丽日在心里举起大拇指。


“轰君很强大也温柔。”绿谷在众人的注视下,害羞地说,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什么。

“然后呢?你喜欢他吗?”丽日问。

“喜欢。”这几天他一直在帮助自己寻找记忆,虽然没有特别改善就是了,这样友好的人,他怎么会讨厌,绿谷告诉自己。

“是恋人那种喜欢吗?”丽日又问。

“是。”绿谷脱口而出。“欸?不,不是的。”说完后才发现自己反应太快,立刻否认刚刚的话。

“那轰同学喜欢小久吗?”丽日把目标转移到轰身上。只是轰没有回答,只是盯着绿谷低的不能再低的脑袋。

“好了先到这里吧。”八百万站起来,率先带着女生们回楼上。实际上丽日有跟她讨论过这次的“国王游戏作战”,女孩子们基本都支持,叶隐为了推一把,连衣服都脱了就是为了偷看牌号。以丽日的说法就是,不想再让这两个人磨蹭下去了,反正又能八卦又能玩,她们很爽快的加入进来。现在一看差不多了,准备闪人。至于男孩子那边,饭田说时间不早了,催促其他人回房间。爆豪骂骂咧咧的说大饼脸真无聊就第一个走进电梯里,和他玩得比较好的其他男生也跟着进去。很快地,大厅里只剩下俩人了。


“绿谷,看着我。”轰发了几分钟的呆,终于出声。绿谷的耳朵红透了,轰怕他不舒服,握着对方的下巴慢慢抬起来。

绿谷现在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糟糕了我居然在大家面前说我喜欢轰君,要是被他误会了怎么办。但我也不是不喜欢轰君啊,他那么好我当然喜欢他,只是果然会很困扰的吧?

绿谷欲哭无泪。

“其实你失忆那天,我本来就想告诉你这件事了。”轰依然看着绿谷。

“但今天被抢先一步,我有点不甘心。不管是口快也好,还是真的也好,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句话。”绿谷在轰的双眸中看到自己的脸。“我喜欢你,绿谷,是想做恋人那种喜欢。”

回答他的是——

“焦冻......”绿谷吃惊的看着他。某次共同作业时,轰提出想拉近关系,两个人约定好以后直呼名字,只是后来因为在公众地方不好意思或者其他原因(大概是想守护共同小秘密的心思作祟),而甚少喊出来。

“出久?”轰也掩盖不住自己的诧异。

难道这个个性是需要被别人告白而解除的吗?

他一脸严肃的想。

*

“还是和之前一样啊。”丽日观察后说。昨天绿谷恢复了记忆,在睡觉前私信告诉她,顺便感谢她的帮助,约好第二天跟他们一起吃饭。只是绿谷和轰的相处和之前别无二样,依然是共同行动,倒没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举动。她不知道的是,在无人的楼梯上,两个人会快速交换一个吻,个性实战课上会悄悄勾住对方的手,每次不经意的眼神接触,都会温柔地向对方微笑。

“不管怎么样,能记起来真的太好了。”饭田认真道。要是绿谷忘记他们在英雄杀手事件发展的羁绊,那真的太可惜了,毕竟能共同回忆的话题就减少了。

“不过看来,轰同学有好好回应小久。”丽日回想起那天欧尔麦特告诉他们的个性特点——个性会让绿谷忘记自己最喜欢的人,解除的方法是,恋情得到对方的回报。

那天两个人到底做了什么,多半能猜出来。

真是让人着急。

作为旁观者,丽日心酸。

最好的朋友嫁出去了,实在舍不得,以后能一起玩的机会也会减少吧。无论如何,小久能幸福太好了。

轰焦冻,十六岁,解除了心结,认识了一众好友,还有找到自己最重要的人。

绿谷出久,十六岁,有要好的朋友,和最喜欢的人。

—即使忘记,唯独喜欢你。

【END】


小英雄的视频就先做到这里了,剪刀手真不是人做的(不)

以后有脑洞再产。

我要捡起自己写文的本业了。

(其实我想做mmd的可是新家电脑下不了软件)

《论爆豪少年的内心纠结》


BGM:情非得已 大概是甜的吧

BGM:young and beautiful

上个星期就一直想做的歌,总算有空了!

【周叶】我们结婚了(7)


-全职背景

-ooc

自从各自找到工作,为了养家,周泽楷和叶修几乎只有在早上起床和晚上周泽楷下班回来时才见到都对方。叶修第一次做饭后自觉要改善的空间很大,每天完成打字和荣耀里的任务后,都会抓紧时间浏览烹饪网站,琢磨有什么菜式是自己这种菜鸟能够掌握的,周泽楷因此成为帮叶修实验学习成果的白老鼠。以叶修的话来说,能够亲口尝试哥的手艺,是一生难求的事,小周你趁这个机会多吃点哈。

周泽楷认识叶修那么久,哪里不知道叶修这动不动就放垃圾话的习惯,加上性格使然,也懒得像其他人一样回击。每次吃完“荣耀教科书”做的饭菜后,都会夸几句,然后叫他加油。

有时候周泽楷下班早的话,也会帮把手,两个人一起下饭,这一切,都一一收录在摄像头下了。

叶修不是没有奇怪过节目组没有像以往一样提供一个个需要去突破的任务,但小王他们说这点就别担心啦,第一周先是适应共同生活,后面有一堆好玩的事等你们呢嘿嘿。说得叶修满身都起鸡皮疙瘩,心想这种暴风雨前的宁静果然有古怪。

但叶修是什么人啊?从嘉世起步到带着兴欣一路走来,他从来都是见机行事,到时候管节目组给他们搞什么事,反正有小周在,我才不怕呢。

现在叶修比较苦恼的是生活上的琐事。以前在嘉世,除了窝在电脑前打游戏,比赛前跟队员讨论战术,叶修哪里那么多事要管,吃饭靠泡麵,睡觉洗澡都在俱乐部里搞定,电费水费什么的他可没有管过。即使是后来在兴欣,陈果豪爽地包办了照顾他们一堆人的任务,结果这十多年来,除了刚离家出走和苏氏兄妹一起生活那段时间外,他还真的......没有操心过生活上的事。

什么做饭啊洗衣服啊打扫卫生啊,如果是叶修自己一个人生活他还能不那么当一回事,但和周泽楷在一起,他不得不重视起来。好歹也要做个好榜样给后辈看看。

叶修认为这是前辈的责任。

小周下班回来已经够累了,不帮他做好一切实在过意不去。这点小事,还是能做到的。

叶修认为这是同居人的责任。


才过了几天,叶修感觉自己花费在家务上的精力已经超越了十年来少有的劳动加起来的了。

“好累啊。”刚打扫完房间终于可以休息的叶修双手张开瘫在床上。“小周还没回来吗。”今天是周日,两个人约好一起做饭,叶修心里有点小期待。

“感觉我越来越代入角色了啊。”他嘀咕。

享受和周泽楷的共同生活什么的,多半是错觉。

*

周泽楷回来时,叶修躺在床上睡着了。

轻唤了两声,对方依然熟睡,他也不急,也跟着躺下来,面向着对方。周泽楷看着叶修安静的睡脸,没有移开眼光。

睡着的前辈果然也很可爱呢。

周泽楷丝毫不觉得用“可爱”这个词形容男人有什么问题,对他来说,能称赞叶修的词句有很多,但这个人的本身,用可爱来形容是不能再贴切的了。能和叶修有那么近的距离,是他一直不敢想像的。周泽楷不记得自己甚么时候就开始在意眼前的人,等回过神来,他的视线总是粘在叶修身上。

他想叶修吸引人的地方不止是他的强大和在联盟里获得到的各种荣誉,当然这也是他的魅力之一,叶修最让人喜欢的,是他的温柔。

如果让那几个人听到,肯定会吐槽周泽楷你脑子烧掉了吗,叶修他温柔?然而周泽楷就是觉得,叶修是他看到过最温柔的人了。

纵使他站立于顶点,有时候话说得让人恨得牙痒痒,但他其实比任何人都关心身边的人。作为联盟里总是被人当做娱乐新闻题材的选手的周泽楷表示,他就是没有看过叶修有和谁谁传绯闻。连总是和他在一起的大美女苏沐橙接触,他表现的更像是一个相处已久的家人。兴欣战队的其他两位女性在采访时也说过,叶修的礼仪修养是绝对的好,传媒没有必要再整天扯些有的没的的了,成功遏止了媒体工作者们某种下三滥的小心思。

不止对女性如此,对选手们叶修也是采取一视同仁的态度,是对手,管他同辈后辈,只有一个字——打。不管对手是平辈或者后辈,面对曾经是队友的嘉世选手就是如此,没有留情放水的意思。面对嘉世粉的责骂,叶修表现得无所谓,根本没任何要为自己说话的意思。所以当嘉世的丑闻被爆出时,整个联盟都愕然了,周泽楷当时也是心情复杂。

叶修前辈他,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嘉世战队是呢?他退役后,甚至是在嘉世时,过的生活到底是如何糟糕呢?

他对伤害过自己的人温柔。

明明是对立的立场,周泽楷却十分心疼这样的叶修。他其实想问问他过得好不好的,但本人既然表现得不在乎,他也不好过问。

直到媒体采访他对于嘉世亏待叶修一事的看法时,他也只能干巴巴的说一句:不应该。

你们不应该如此对待他的。

叶修不应该被如此对待。

周泽楷不应该在叶修退役时不表示关心的。

*

睡着的叶修并不知道周泽楷心里想的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对方正躺在自己面前,看着他发呆。叶修推推周泽楷,俊美的青年一皱眉头,突然就把他揽入怀里,叶修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没有挣扎。

“小周?”在对方的怀里,叶修抬头问他。

“叶修,让我抱抱你。”周泽楷把下巴搁在叶修的脑袋上,环抱他的双手没有要松开的迹象。

“受委屈了?”叶修看到他眼里有着水光,以为周泽楷在工作上遇到不愉快的事情。

“没。”周泽楷说。

“哦,那你继续。”叶修换个舒服一点的姿势,往周泽楷身上靠。


依偎在一起,两个人很快带着不同的想法就共同入睡了。

小周的胸膛好温暖啊。

前辈抱起来好舒服。

他们谁曾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在对方的臂弯里睡觉呢?

*

周泽楷是被饿醒的。

他醒来时,刚好晚上八点。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餐。叶修还在睡,周泽楷不想叫醒他,拿过枕头放在他手里代替自己,就悄悄的下床了。这个时间做饭未免太晚,周泽楷拿着今天从同事手中收到的外卖优惠卷,一边打电话叫外卖,一边用电脑登录QQ,同时留意喇叭是否关掉,避免打扰到叶修了,他打算外卖送到后再叫醒叶修。

聊天提示不停在闪烁。

不用猜,周泽楷都知道是轮回群的队员在闲聊,或许还有职业选手群。周泽楷不是爱聊天的人,但群里的聊天记录他都会看下来,至于会不会加入聊天就要看他的心情了。他看了一圈自家队伍群,没有什么特别事,都是在抱怨自己在网友批小号玩时遇到某某战队家的公会成员,害得他们为了干掉对方而浪费时间,或者是吐槽食堂食物不对口味,然后引起来自五湖四海的队员为家乡食物辩护这样的日常打闹。还有的人专门艾特他,问他的伴侣是谁,又没有真的喜欢对方这样的问题——其实前几天他们有问过,但被周泽楷装傻推掉了。周泽楷出于某种占有欲,不想被人知道他的伴侣正是叶修,即使最终节目播出时还是会揭露的,但好歹也让他多掌握几天的保密权。他想自己要是一说,队里那群八卦的年轻人肯定会扑过来问叶修的事,会问的问题动动脚趾头都能想到了。多半都是生活上的叶修是怎么样的?他一天花多少时间在荣耀里?有没有和兴欣那群人聊战术?

这些问题,都是周泽楷以前想知道的。

在世邀赛期间不是没和叶修共同生活过,但当时每个人都有独立的房间,在某些时间才会聚在一起讨论,和叶修的接触实在不多。像现在那样,不但共同生活,什至担当着与叶修极度亲密的角色,是周泽楷未曾想像到过的事。比起以前,他知道了很多叶修的事。懒洋洋的叶修,因为错过刷boss而气呼呼的叶修,拜托他帮忙下副本而撒娇的叶修,很多在赛场上看不到的叶修,那么珍贵,才不会轻易让别人知道呢。

这一个月,是属于我和叶修的时间。

周泽楷为之高兴。


他在群里发了一句“过得不错”后,就退出界面继续看其他聊天窗口了。里面最醒目的提示莫过于沐雨橙风——苏沐橙的角色名。

周泽楷对苏沐橙找自己私聊的这件事并没有表现出多惊讶,可能是找不到叶修,改为找他了。这女选手很聪明,大概猜到他和叶修在一起。

沐雨橙风:嗨,大帅哥你在吗?

一枪穿云:在

【待续】

依然谜之ooc

@紅茶包 这个人说要给我剪轰出或者胜出的恋爱循环,剪不出就开车哈哈哈哈哈哈哈,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