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火

低產|
主產葉右| MHA坑主久右
評論私信都會看|大多數在小號吃糧所以不會即時回覆私信|沒有回覆是因為時間長了+害羞(我真的很怕羞(๑°3°๑))|
私人嘮叨會用繁體字因為是HKer|

【习叶】为了重逢

-月山习x叶.冯.罗斯.华尔德

-叶子的(迟来的)生贺

-第一次写TG同人,不知道写什么

 

她被关在大型玻璃瓶有一段时间了,容器只能装下一个人,里面装满营养液,手被手铐限制自由。叶.冯.罗斯.华尔德在月山家歼灭战的尾声里,从高处摔下,身体经历严重骨折,在CCG搜查官围过来时完全动弹不得,然后就被人移送到这个实验室里了。她无法和外界沟通,声音传达不出去,也听不到外面的交谈。自己作为喰种,在这里就是供CCG反复研究的实验体,叶已经做好被当做白老鼠的准备了。本来以为会丧命,没想到大难不死。现在她比较在意的,是那位大人的安危。他成功逃脱了吗?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叶并不后悔以生命保护月山习,不如说她就是为了这个人而活下来的。她的牺牲如果能让自己留在他心上,就好了。

 

这就满足了吗?这样真的算是幸福吗?

 

明知道答案,她就是不敢奢求。

 

叶承认,她嫉妒金木研,嫉妒佐佐木琲世这个无名小辈。所以当时掐住他的脖子,希望他永远消失。

 

希望习大人看着的是自己。这么想着,嫉妒起月山习身边的所有人。

 

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很丑陋,不想习大人看到憎恨他人的叶.冯.罗斯.华尔德。因此她总是忍耐,最终爆发了。

 

她要像蔷薇一样骄傲地活下去。

 

那么?保护了习大人的我,像蔷薇那样美丽吗?

 

叶一直在回忆小时候的事,包括在德国的生活,初遇习大人的生活,不久之前的生活。

 

啊啊,好想回到那个时候呢。

 

叶其实很害怕,她害怕自己在CCG的实验下忘记叶.冯.罗斯.华尔德,忘记卡伦叶.罗斯.华尔德,忘记月山习。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她最心爱的人动手。

 

“为什么我还会活着呢?”她总是喃喃自语。

 

“当然是为了重逢。”突然,她听到了,那是她最喜欢的声音。被惊得抬头四处张望,叶才发现容器被毁坏了,原来的实验人员受伤瘫在地上。

 

背着光,那个人向她伸出手。然后,她毫不犹豫的握住了。

 

【完】


温习期间突然就脑起这对了。

为tag添砖加瓦。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