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火

低產|
主產葉右| MHA坑主久右
評論私信都會看|大多數在小號吃糧所以不會即時回覆私信|沒有回覆是因為時間長了+害羞(我真的很怕羞(๑°3°๑))|
私人嘮叨會用繁體字因為是HKer|

【轰出】唯独忘记你(一发完)

-ooc

-起了个土土的标题

- @紅茶茶茶茶 的生贺总算让我码完了,把之前的一起发了,这几天太热我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绿谷出久忘记轰焦冻了。

这个事实,轰是在放学后发现的,当时他正留在座位上,等绿谷收拾好书包。绿谷认真地确认一遍课本和笔记都已经放入书包后,就打算往屋外走,仿佛没有留意过轰的样子。

先出声叫住绿谷的,是在同样留在课室里的丽日,她指着轰,问道:“小久你不是和轰同学约好了的吗?”本来她和饭田也打算约绿谷的,但却被某人抢先了一步。绿谷从来都是遵守约定的人,何况对方是最近关系逐渐变好的轰焦冻,两人约在一起学习,绿谷应当是认真对待的。所以她看到绿谷把轰忘在一边时,觉得奇怪。

“丽日同学?为什么我会约轰同学?”绿谷回过头,一脸疑惑。

“可是你们昨天不是约好了的吗?”丽日问。

“你搞错了吧,我和轰同学怎么可能约在一起。”不是疑问句,绿谷像是害怕着什么,一说完就跑出去了,没有给丽日继续对话的机会。

“轰同学,你们吵架了?”丽日把疑问指向一直没有说话的轰。

“没有。”轰说。昨天他洗澡后去宿舍外散步,碰到刚好出来跑圈的绿谷,两个人聊了几句,顺便约着一起做一个课题。今早他们也是在同一个时间出门,有说有笑的来到课室,午餐也是和往常一样共同进食,中间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不愉快的情况。绿谷脾气很好,轰没法想像自己惹怒他的情况。

但是现在,绿谷对待他的态度和之前简直是对比。他不再带着可爱的笑容,小跑地奔向他,说轰同学我们一起走吧。看到绿谷头也不回就离开课室,轰的心里感觉到异样。

他追出去了。

绿谷并没有走多远,他正往宿舍那边的方向走。

轰在他身后喊他。

绿谷。

绿谷的脚步先是停顿了一下,接着又继续动起来。

轰焦冻又叫了一声。

绿谷。

这次绿谷没有停住,反而加快行走的速度,像是要甩掉身后的这个人。

轰跑过去,抓住绿谷的手,那只满是伤痕的手掌。

他问:“绿谷,你怎么了?”对方拼命挣扎,但还是没法抽出手,最后他还是停下来了。“轰同学,我们不是很熟吧?”绿谷逃避着轰不赞成的目光,眼睛看着远处的小树木。“我们昨天晚上约好了的。”轰笃定地说。

“可是......”绿谷的声音有点颤抖,手筋清晰可见,似乎在害怕眼前的人。

绿谷说他们不熟。说实话,轰还是有自觉的,从他和绿谷两人的对话到现在,时间并不长,即使他们每天和饭田或者丽日他们一起吃午餐,班上的团队活动一起组队,偶尔在宿舍里面也会呆在一起闲聊,轰对绿谷的认识,或许还不够深。他没有见过绿谷的家人,他不知道绿谷收集了多少欧尔麦特的周边,或许连和绿谷关系不太好的幼驯染爆豪,也比他了解绿谷。

他不知道绿谷在想什么。

这个事实从绿谷嘴里说出来时,还是会让人难受。他以为,自己对绿谷来说,算是比较好的朋友了。至少轰自己是这么想的。

他松开握住绿谷手腕的手。

绿谷没有再说什么,看了一眼轰后,很快就跑开了。

“这么看来,绿谷他忘记了你?”饭田摸着下巴,提出这样的结论。此时,他们正聚在大厅里讨论今天下午的事。

“轰同学......”丽日因为担心,也跟了过去,当时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小久果然好奇怪啊。

“我记得午餐时他还和轰有说有笑的啊。”饭田回想午餐的情况。那时绿谷把自己的荞麦面分了点给轰,说是自己吃不完。

“饭后是校外课堂,那时有职业英雄和一些自愿的市民来帮我们上了一节实战课,难道绿谷在那时中了个性?”饭田想起课堂上的事,绿谷为了保护一个小女孩,挡在她面前。志愿“敌人”的个性并不具备对肉体的伤害力,他们不以为然,隐约记得是会造成失忆效果的个性。

“那明天问欧尔麦特详情吧。”

“好。”欧尔麦特最近在养身体,休息时间还是不要打扰他了,这是学生们内部的决定。

“但小久为什么只忘记轰同学呢?”绿谷记得除了轰以外的人,说是忘记轰,他记得轰的名字,只是和他相处的一点一滴,都像被橡皮擦擦掉那样,没有存在绿谷的记忆里,甚至连认知也出现偏差,对现在的绿谷来说,轰大概是某个让他害怕的存在。

“我也想知道。”轰看着缩在角落写笔记的绿谷,喃喃自语。刚刚他们俩的视线一对上,绿谷又立刻扭过头,在那之后没有再看向三人组这边。

为什么只忘记我?

告诉我,绿谷。

*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不对劲。

轰叫住他时,他其实还在思索丽日同学跟他说的话背后的意思。对方突然出现的声音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在他的“认知”里,他和轰焦冻并不熟,唯一的交流还是之前运动会上的交手,除此之后,只不过普通的同学了。

无论是丽日同学,还是轰本人,都一副奇怪他们他们俩不在一起行动的样子,让绿谷觉得不安。实际上,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刚刚和轰对上视线了,他被吓得立刻错开视线。

不知为何,绿谷畏惧轰的接触。但他很想说不是这样的,只是身体不受控制,试图让他远离轰焦冻。

*

丽日和其他两个人在早上的自习课上,敲开了教职员室,欧尔麦特一听到是和绿谷有关的事,二话不说就跟他们出来了。

“所以说,绿谷少年忘记了轰少年。”消瘦版的欧尔麦特手撑在会议室的桌子上。“而且是在昨天的实战课后。”饭田补充。

“我联系一下这位个性的主人吧,问问他怎么消除。”欧尔麦特说。

虽然说这个个性不会造成身体不良反应,但目前看来,绿谷少年和轰少年的友情面临危机,前.和平的象征可不能不管!

“那麻烦你了。”轰起身鞠躬。

*

怪怪的。

绿谷坐在课室里,四周都是在小息时聚在一起闲聊的同学。刚刚饭田和丽日也找他聊了几句,跟他约好在午餐时一起吃饭。

但总觉得,平时的这个时候,我该和某个人在一起。

他悄悄回过头,映入眼中的是轰焦冻那鸳鸯色的双眸。轰似乎盯着他漫长的时间了,大概没想过绿谷会突然转头,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绿谷慌慌张张的把时间聚焦回自己的桌子上,集中得似乎上面有什么值得研究的东西。

我在害羞什么啊。

绿谷忍不住咋舌。

昨天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轰焦冻还有丽日同学,但今天显得奇怪的似乎是他。同班同学在小休偶尔路过,都会不经意地问他怎么不和轰他们扎堆了。

老实说绿谷并不觉得自己会有轰变得亲近的理由。特优生的他和勉强挤进A班的自己,平日的交流不多,应该说他的印象中,轰一向都是对人爱理不理的冷淡态度。运动会上他那凶神恶煞的表情还有一开始下的挑战书,的确让绿谷印象深刻。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什么交集吗?

绿谷怀疑自己失忆了。

他很想找丽日问清楚。

*

然而他没有机会去获得答案。

因为丽日也邀请轰一起进餐,最后变成他和唯一的女生一起坐,轰坐在他对面,隔壁是饭田。轰本人在,他根本就没法问清楚。似乎不知道绿谷的困扰,饭田说分一点自己的菜给他们,接着轰让了一点荞麦面出来。

绿谷觉得这个情景似曾相识。

“绿谷,你要吃吗?”轰问道。

“哦,好啊,谢谢了。”绿谷呆呆地说。

“多吃点,很好吃。”轰拿过绿谷的碗,说着就帮他夹了几口份量的荞麦面。

“轰同学,你要炸猪扒吗?”绿谷问,似乎是觉得不回报说不过去。

“好。”

这不是和平常一样嘛。

旁边的两个人悄悄地笑了。

*

“欸?解除的方法居然是这样吗?”丽日御茶子刚从欧尔麦特口中听到对方带来的口讯,一脸诧异。

“唔,确实很独特呢。”饭田认真的说。

“等一下告诉轰吧?我们一起想想办法?”轰被相泽老师叫走了,并没有和他们一起会见欧尔麦特。

“......我有个想法。”女孩子俏皮地说。

“这件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

在那之后,唯独忘记轰焦冻的绿谷出久,和轰相处了接近一周,在旁人看来和之前没什么差别。


绿谷同学还是和轰同学关系那么好呢。

之前突然没有交流真的吓了我一跳。

那时是吵架了吗?现在和好了吧?

欸?我觉得他们现在的气氛有点不一样哦。

赞同。


女孩子们观察了几天,在某次小聚会里看着在一起讨论课业的某两人窃窃私语,交换各自的想法。另一边,男孩子们并没有那么在意那两人的关系,爆豪啧了一声,说:“和之前有差别吗?阴阳脸的混蛋和臭久依然让我觉得火大啊!”

*

不,还是有不同的。

绿谷一边听着轰对某题目解答的指点,一边心不在焉的回忆起丽日御茶子在早上时跟他说的话。

小久你问自己是不是中了个性?果然是小久啊。放心吧这不是敌人的个性,但会因为特定的条件让你忘记某个人或某些事。解除的条件?很抱歉我希望你能自己解决,不然这个个性就失去意义了。

丽日露出抱歉的笑容后就没有多说,很快就转移话题了。

“可是目前为止,我只忘记轰同学啊,那个条件到底是什么?”绿谷喃喃自语。

“可以的话我也想知道原因。”轰道,从刚刚开始绿谷就在走神,他见状便停下指导,观察起绿谷的一举一动。没想到绿谷是在思考自己的事。

“啊,抱歉,我分神了。”绿谷有点尴尬。

“没关系。”

“轰同学,你能告诉我之前的事吗?”

“你想从哪里听起?”

*

绿谷在体育会后,和轰的相处时的一切记忆都被那个奇怪的个性消除掉了。至于和其他同学的交往,也因为有轰的参与,记忆变得模糊。所以当轰焦冻跟他提起时,他觉得很新奇。

从另一个人口中听到不知道的自己,怎么想都是很怪异的事,尤其轰说的都是他们俩相处的事情,绿谷心想,原来我和轰焦冻的关系有那么好吗?

轰似乎把他和绿谷在一起时的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连当时绿谷是什么表情,什么样的语气都能说出来,然后绿谷吐槽轰君你没必要说得那么详细时,轰回答了那么一句。

因为是绿谷你的事,我才会记得那么深刻。

那一刻,绿谷出久觉得很轻快,整个人都变得愉悦起来。

“看来我和轰君关系很好。”这是绿谷的结论。

那我要努力记起来了,为了不辜负一直帮助我的轰君,还有那个和轰君成为朋友的自己 。

绿谷想起之前翻到的日记本,上面写满几页的字,都是轰焦冻。或许,轰君于我,不止于朋友。



“大概吧。”轰焦冻看了他一眼,移开了目光。“失忆也没关系,我会陪你一起创造新的记忆的。”

只属于我们两个的记忆。

轰在心里默念,其实他对于绿谷只记得体育会上的事有怨念,那个时候他的戾气太重,给绿谷留下的怕是不好的印象。但也是多亏了那个时候,他才能和绿谷从不怎么有话说的同学,变成吃饭休息都能经常见面的同学。本来那天他约绿谷,是想跟他说“重要的事”的,没想到却突然发生这种事,轰焦冻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遇到绿谷后,就把一生的运气都用掉了。

忘记的话,那就重新创造就好。

然而轰并不希望绿谷一辈子都忘记在那之后的事,无论如何,那些都是和重新相处的记忆有所不同的,轰认为,说他自私也好,他就是不想绿谷忘记之前的事。

为什么你唯独忘记我呢?

轰喝了一口水,觉得苦涩。

*

某天晚间,乱七八糟坐在宿舍大厅各处,无所事事的A班同学,因为某人“一起来玩国王游戏”的召集而聚在一起。

要求无非都是“A坐在B身上,B做十个俯卧撑”,“C和D来个法式湿吻”(虽然因为叶隐和梅雨被抽到而作罢)和“E被我摸摸胸”(作为King的峰田最后被集体讨伐)之类常见的内容。坐在一起又没有被抽到的绿谷和轰看着自己班上的闹剧,饶有兴趣。

“一号说说对九号的看法。”这一轮的国王是饭田,他并没有如其他搞事分子所愿提出什么很独特的要求,正规正矩得让其他人忍不住大叫班长你在这个时候就别那么正经了。

“一号是我。”终于被点名的绿谷有点惊讶的抬起头。

“九号。”轰扬扬手上的号码。

哇饭田难得搞事啊。

在一旁的丽日在心里举起大拇指。


“轰君很强大也温柔。”绿谷在众人的注视下,害羞地说,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什么。

“然后呢?你喜欢他吗?”丽日问。

“喜欢。”这几天他一直在帮助自己寻找记忆,虽然没有特别改善就是了,这样友好的人,他怎么会讨厌,绿谷告诉自己。

“是恋人那种喜欢吗?”丽日又问。

“是。”绿谷脱口而出。“欸?不,不是的。”说完后才发现自己反应太快,立刻否认刚刚的话。

“那轰同学喜欢小久吗?”丽日把目标转移到轰身上。只是轰没有回答,只是盯着绿谷低的不能再低的脑袋。

“好了先到这里吧。”八百万站起来,率先带着女生们回楼上。实际上丽日有跟她讨论过这次的“国王游戏作战”,女孩子们基本都支持,叶隐为了推一把,连衣服都脱了就是为了偷看牌号。以丽日的说法就是,不想再让这两个人磨蹭下去了,反正又能八卦又能玩,她们很爽快的加入进来。现在一看差不多了,准备闪人。至于男孩子那边,饭田说时间不早了,催促其他人回房间。爆豪骂骂咧咧的说大饼脸真无聊就第一个走进电梯里,和他玩得比较好的其他男生也跟着进去。很快地,大厅里只剩下俩人了。


“绿谷,看着我。”轰发了几分钟的呆,终于出声。绿谷的耳朵红透了,轰怕他不舒服,握着对方的下巴慢慢抬起来。

绿谷现在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糟糕了我居然在大家面前说我喜欢轰君,要是被他误会了怎么办。但我也不是不喜欢轰君啊,他那么好我当然喜欢他,只是果然会很困扰的吧?

绿谷欲哭无泪。

“其实你失忆那天,我本来就想告诉你这件事了。”轰依然看着绿谷。

“但今天被抢先一步,我有点不甘心。不管是口快也好,还是真的也好,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句话。”绿谷在轰的双眸中看到自己的脸。“我喜欢你,绿谷,是想做恋人那种喜欢。”

回答他的是——

“焦冻......”绿谷吃惊的看着他。某次共同作业时,轰提出想拉近关系,两个人约定好以后直呼名字,只是后来因为在公众地方不好意思或者其他原因(大概是想守护共同小秘密的心思作祟),而甚少喊出来。

“出久?”轰也掩盖不住自己的诧异。

难道这个个性是需要被别人告白而解除的吗?

他一脸严肃的想。

*

“还是和之前一样啊。”丽日观察后说。昨天绿谷恢复了记忆,在睡觉前私信告诉她,顺便感谢她的帮助,约好第二天跟他们一起吃饭。只是绿谷和轰的相处和之前别无二样,依然是共同行动,倒没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举动。她不知道的是,在无人的楼梯上,两个人会快速交换一个吻,个性实战课上会悄悄勾住对方的手,每次不经意的眼神接触,都会温柔地向对方微笑。

“不管怎么样,能记起来真的太好了。”饭田认真道。要是绿谷忘记他们在英雄杀手事件发展的羁绊,那真的太可惜了,毕竟能共同回忆的话题就减少了。

“不过看来,轰同学有好好回应小久。”丽日回想起那天欧尔麦特告诉他们的个性特点——个性会让绿谷忘记自己最喜欢的人,解除的方法是,恋情得到对方的回报。

那天两个人到底做了什么,多半能猜出来。

真是让人着急。

作为旁观者,丽日心酸。

最好的朋友嫁出去了,实在舍不得,以后能一起玩的机会也会减少吧。无论如何,小久能幸福太好了。

轰焦冻,十六岁,解除了心结,认识了一众好友,还有找到自己最重要的人。

绿谷出久,十六岁,有要好的朋友,和最喜欢的人。

—即使忘记,唯独喜欢你。

【END】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