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火

低產|
主產葉右| MHA坑主久右
評論私信都會看|大多數在小號吃糧所以不會即時回覆私信|沒有回覆是因為時間長了+害羞(我真的很怕羞(๑°3°๑))|
私人嘮叨會用繁體字因為是HKer|

【旧月】某处再会

-旧多二福x月山习
 -原作是什么
 -ooc

CCG的喰种歼灭行动中,黑山羊和CCG起正面冲突的次数已经不下数十次。组织一次又一次改变表面的根据点,以转移视线,实行其他计划。月山习作为黑山羊主要成员,这几天带着小队和对方的精英成员多次交手,双方的战力皆有损失,但都不愿撤退,各自潜藏在建筑物内蓄势待发。

 月山躲在大楼某层的窗后,观察敌方的动作,他刚刚休息了一下,虽然有点疲倦,但还能坚持到突破外围和支援小队汇合,所以他目前在寻找突破口。 打破僵局的是上空传来的声音。

“里面的喰种,放弃抵抗吧。”有个男人站在盘踞上空的直升机门 边,举着扬声器正经八百的劝降。月山偷偷观察对方,男人刚好望向窗口,视线瞬间对上。下一秒,他立刻跑向房间大门,指示躲在后面的同伴逃跑。

 “咔擦。”

 他还是来不及逃跑,男人已经撞破那扇窗,踏足进房间。

 “哎呀哎呀,这是谁呢,不正是M.M嘛?”对方一点都不像是要对付他,闲聊似的抱着胸,靠墙用视线打量月山习。 MM是月山习三年多前经营餐厅时的代号,一般除了身处上流社会的喰种,或者餐厅的工作人员外,都不会知道这个称呼,更何况是眼前的这位该叫他美食家的CCG搜查官。

 “你是谁?”月山问,双眸在改造过外形的勾玉面具后眯起,偷偷观察起眼前的人。身穿黑色风衣,半长的头发,月山习想起之前在电视上看到的人。

 “和修旧多宗太,或者你可以叫我CCG局长这种无聊的阶位称呼。”旧多愉快地笑了起来。 “你的事我知道,月山家的少爷。”

 月山一惊,连忙往后退。刚开始时他认不出对方,因为CCG新任局长,每次公开露面,大多都会戴上滑稽的面具,因此大众对他本人的相貌留下的印象不深。这个人居然连他的身份都能看穿。似乎没有对外形象那样不可靠。也是,自从他接手局长之位,喰种的生存率已经下降到前所未有的低位,造就如此情况的人,能愚味到哪里。 月山试图寻找逃走的机会,但身不由己,似乎自己一个转身都会露出破绽,他只能待在原地。旧多不紧不慢的向他走来,一副只是来和他闲聊的样子。

“松前小姐的事,十分遗憾。”对方脱下右手带着的鲜红的手套,塞进衣袋里。 听到这句话,月山习瞪大了眼睛。

 “是你杀的?!”松前的死讯是从金木研口中知道的,但他没有说出杀害松前,那个对月山来说如同姐姐存在的人的身份。月山会加入黑山羊,除了确保父亲和自己的安全外,还有就是希望一有机会,就替为了保护他而牺牲的松前报仇。这是月山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名为憎恨的感情,失去金木研这个难得的友人的那段时间里,他最多是觉得悲伤和不知所措。但松前和金木不一样,她的离去让他产生了恨意。从小就生活在守护和在爱里成长的他,觉得不可思议。如今,月山家族的名号已经形同虚设了,“活下去”才是目前该做的事。

 他知道自己这种受复仇心态驱动的行为犹如飞蛾扑火,自知实力不足,面对新生的CCG这种更加强大的敌人,更是毫无把握。原本的作战计划中,他的责任只是在掩护己方转移,一发现不对就立刻撤退。现在却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和修旧多宗太,敌人的领袖,自己的仇人,一切都偏离了。 最令月山习不解的是,这个人似乎很了解他,至少了解经营餐厅的M.M。

 “你是谁?”他又问一次。

 “好问题。”旧多用右手摸着下巴,眼睛笑成半月状。 “MM你啊,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比以往任何你捕捉回来的猎物,更让人食指大动呢?”他不给月山逃脱的机会,一瞬间来到一直在戒备的喰种身前,欺身用双手封住月山习的动作。

 你现在是我的猎物哟。

 旧多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似乎隐藏着这样的意思。 不知何时露出的赫眼毫不避违地直视月山习同样隐藏在面具后的赫眼。 “或许当初我没有推下钢筋的话,现在就没有用真面目见你的机会吧。”他突然喃喃自语,说着月山不懂的话。

 “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哦。”

“给你两个选择,投降跟我走,保证你和伯父的安全,或者回去黑山羊继续过被追捕的日子。”旧多慢悠悠的举起V字手,让他从两个选择里选一个。

 “我选择在这里杀掉你。”月山习用赫子挣脱对方的压制,同时跳开拉开距离。他连这个人和他的联系都不清楚,更何况是杀害松前的人,自己没有理由抛弃黑山羊的伙伴,接受他的庇护。

“那就来吧。”CCG的新任局长感受到来自于月山的战意,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赫子打掉对方的攻击。

 然而双方僵持的时间不久,万丈带着几个精英喰种从门后突击,几个同伴扯月山出去的同时,击落门上的墙壁,砖头掉下来阻碍旧多的来路,喰种一伙趁机逃走。

实际上,旧多并没有追上去,只是回到窗前,一边重新戴上手套,一边打开无线耳机,示意一直在直升机上待机候命的属下接他回去,再也没有交代任何继续追捕的任务。

 “期待下次再会哦,M.M。” 直升机载着这位新任局长回总局,和修旧多宗太望着空中高高挂起的月亮,浑身散发着令人惊悚的愉悦。

PG先生现在心情大好。

【完】

评论(2)

热度(18)